Support & Downloads

Quisque actraqum nunc no dolor sit ametaugue dolor.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yect etur adipiscing elit.

j j

Contact Info
New York +(123) 456 -7890 innovio@mikado-themes.com 184 Main Street Victoria 8007
Folow us on social
出路夥伴 牧場裡的藝術陪伴計畫-療癒自己,照顧他人

牧場裡的藝術陪伴計畫-療癒自己,照顧他人


0

文 林佩儀/攝影 特派員

 

有時候忙碌的生活壓縮了心的空間,堆積如山的壓力無處釋放,也不願去正視問題,懸置那樣身心倦怠的狀態,再用更忙碌的工作,去塞滿自己的時間。為了提供人們一個在忙碌生活中「暫停一下」的機會,初鹿牧場邀請到官佩穎與官靖純兩位講師,帶大家以創作陪伴自己,陪伴心中的孩子。

 

藝術陪伴是什麼?會不會很難?

 

在藝術陪伴裡不需要技巧,只需要在創作的當下完整地與自己在一起,照顧內心的感受與需求。讓「創作」帶著心自由流動,讓「書寫」見證心中的細語,在匆匆忙忙的生活中騰出空間與時間,讓內在對話發生。

藝術創作與自由書寫

 

藝術陪伴是課程?是活動?是休息?

 

總共三次的工作坊,每一次進行的方式和順序都有所不同,但幾乎都有放鬆身心、自由書寫、藝術創作與分享反饋等過程。桌上擺滿了畫筆、顏料與圖畫紙,空氣中有著燃燒鼠尾草的香氣,配上輕柔的音樂,原本喧鬧的身心也不由自主地沉澱了下來。跟著官官們來到牧場的草地上,脫下鞋子、踩踩草地、拉拉筋,舒展身心,先讓牧場的藍天、白雲、陽光與綠地療癒自己一次。

 

對特派員來說,這是很特別的工作坊,講師們不會特別教導或是告訴你什麼知識或技巧,而是不侷限你的感受與行動,引導大家以創作表達與展現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那些平常沒有機會消化感受的過去、現在與未來,都在此時此刻此地,躍於紙上。被解放的身心,或許也可以被視為再一次的療癒。而在創作結束後,大家一起欣賞他人的圖畫與文字,彼此靜置於心中的思緒感受碰撞成新的瞭解。這個過程是更為深層的反思,曾經幽晦隱澀的無解之題,也可能在那樣的當下,找到了答案。

回想起拾起畫筆的簡單與快樂

 

我覺得你們都很會畫畫呢!跟著大家一起,我才有勇氣一起畫畫!」特派員害羞的表示。

 

可是我對畫畫是打擊的耶,小時候我們都被說過怎麼畫得不像,你會覺得你喜歡畫畫,但是你畫不出你想要的東西的時候,你就不會想要畫,會沒有自信。

 

這或許是多數人在求學的過程中遇過的經驗,每一件自己發揮創意畫出來的圖、捏出來的陶或是剪出來的紙,被打上了分數,從此創意被侷限在分數的世界。從小到大的教育讓我們不敢提起畫筆自由創作,創意被圈限在某些不知從何而來的規範與眼光之中,樹是綠色、花是紅色、雲是白色、海是藍色,但一定只能如此嗎?

 

但認識了藝術治療的老師之後,他會問說,你不會畫畫?但你會玩顏色吧?那你就玩你想要得顏色就好了啊,不一定要畫成一個特定的什麼。那時候看同學在畫,我自己就在那邊亂揮亂撒,很爽。而且老師也有說,自己畫出來的作品不需要給評價,不需要被評論,這些都不用,你就允許自己開始玩開始嘗試就好了。

 

特派員突然恍然大悟,原來在進行「藝術陪伴」的工作坊的過程中,那種可以任意伸展手腳,讓畫筆作為身體的延伸,把創意揮灑於白色的世界中,是如此的快樂。

 

『畫畫』這件事情,長大之後是可以找回來的,要需要時間,丟掉一點羞恥心,學會不在意別人的眼光。

官官相護?

 

這次很剛好兩位講師都姓「官」,特派員很好奇兩位綽號「官官」的講師,一位是民宿老闆娘、一位是藝術教師,怎麼會想要一起在牧場進行藝術陪伴的計畫呢?

 

大概是因為……『官官』相護吧?

不瞞你說,有天晚上我們姓官的祖先託夢給我們說要我們一起完成一件事情!

我相信你們!」特派員以誠懇的眼神看著兩位講師,努力憋笑。

 

好啦,其實原因很簡單,我們兩個想要一起辦一個展覽,說著說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然後又剛好今年(2020年)呂素貞老師過世,我們又重新想了一下我們做這些事情的初衷。

 

原來過去在台東有一間特別的「畫室」,是由藝術治療師呂素貞老師所開設,提供一個免費的空間給大家可以去揮灑色彩、釋放情緒,但後來呂老師過世了,這樣的空間也不存在了。

 

以前是固定每個禮拜一可以去畫室畫畫,那時候就超開心,材料、道具都備在那裡,只要去畫室就可以畫畫了。所以我一直很想再把畫室成立起來,但也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空間,後來我們就持續這樣流動式地在不同地方活動。在曙光畫、在巷子裡的甜點咖啡屋畫、在朋友家畫,我覺得這樣也不錯、很自由。

 

很像是一個流動攤位。(笑)

 

我想要說的是素貞老師給我們的概念,她說如果講藝術治療,大家會對治療這個詞有防備。其實這就跟平常在家保養一樣,所以她說希望可以把這個變成是藝術陪伴。所以她最遠大的夢想是她可以在隨便的一個社區裡面,都有一個跟畫室一樣的角落,就可以做藝術陪伴,給予大家一個日常的抒發管道。所以老師在台東成立的畫室其實是免費的,她什麼材料都不用錢,我們就是人過去畫畫就好了。成立這個畫室,老師就只是希望「藝術陪伴」的概念可以遍地開花。

 

聽完這個故事突然覺得好感動,原來官官們一開始也都是藝術治療的參與者,在參與的過程得到療癒,進而也學習到如何療癒他人。而藝術陪伴其實只要有一個空間,有一群人去建立藝術陪伴的架構和默契就可以了。大家想要一起做這件事情的凝聚力,使得藝術陪伴的門檻降低。想像在台東隨意的社區巷弄內就有這樣的空間,大家方便好去,跟日常的作息結合是很容易的,可能是買完菜、運動完、下班後、吃飯前,隨意地挑選時間來到樣的空間進行日常的療癒。官官們希望藝術陪伴的力量可觸及到更多人,或許這並不一定是一種治療,而是一種日常的保養。

每個人都是自己最棒的導師

 

在藝術陪伴的過程中,有沒有什麼最令你們印象深刻的事情呢?

 

我覺得最印象深刻的就是,其實你們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答案,每個人都是自己最好的導師。」官官老師認真的說。

 

人就是會有一個東西都帶在喉嚨旁邊,那個東西呼之欲出。其實你只要給自己一點空間,那個東西就會被表達出來。我覺得最神奇的是每個人都很厲害,都是自己生命旅程中的導師。人們在書寫的時候對自已講的話,那可能是平常我們都會期待有誰可以來告訴我這件事情,誰來告訴我答案,誰來告訴我怎麼做,但是其實我們只要花一點時間、留一點空間給自己,跟自己對話,內在就有那樣的能力,可以療癒自己。

 

我覺得最棒的地方是,『療癒』這件事完全從個人的力量裡面就可以達成了。不需要任何的老師說『嘿,我來啟發你』,而是每個人都看見自己的內在力量,足以給予自己啟發、引導,多好、多簡單,只需要紙和筆還有一顆開放的心就可以做到。

原來,療癒自己並不困難。

 

但我們的日常生活太過緊湊,或是我們讓自己過上太過緊湊的生活。「藝術陪伴」,顧名思義就是要有人陪你一起完成這件事,給習於週而復始日常的自己一個動力。如果在生活中已經有一個完備的空間,就讓別人帶著自己,自己帶著自己,自己帶著別人,空出一段時間,來做日常的心靈療癒保養吧!